xml地图|网站地图|网站标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
让我最后一遍抢救病者吧,人生第二份

2019-09-23 作者:时事评论   |   浏览(187)

蔡震生,含山县铜闸镇太湖村的一名农村党员,2016年患上卵巢癌,目前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身体多处,她现在的愿望就是过世后能捐献自己的眼角膜。“纵然自己走向黑暗,也要帮助他人找到光明”。

图片 1

图片 2

医护人员向陈德权遗体告别。 许哲 摄

蔡震生的人生第二份“申请书”。

中新网南京8月7日电 (记者 刘林 通讯员许哲王之枚)“我是医生,我的天职就是救死扶伤,让我最后一次救病人吧!”7日,江苏省沭阳县协和医院医护人员说,这是该院原副院长陈德权临终前的遗言。他们表示,陈院长苦劝家人同意其捐献眼角膜的一幕,至今仍历历在目,令人动容。

6月21日,在连续经历了第25次化疗后,蔡震生拖着极度疲惫的身体,在丈夫邵永刚的陪伴下,从省立医院回到安徽省含山县铜闸镇太湖村东庄村民小组的家中。

今年52岁的陈德权从事骨科专业30多年,先后开展了全髋关节置换及翻修、全膝关节置换、颈椎病、腰间盘突出等多项骨科大手术数千例。在徐、宿、淮等地区享受很高的声誉。

白天的她头脑昏昏沉沉,深夜躺着床上,她又非常清醒,刚刚患病时的“那个愿望”让她重新思考,终于下定决心。

去年7月份,陈德权被确诊为胰腺癌晚期。患病期间,陈德权一直与病魔作斗争,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工作。今年7月份,作为医生的陈德权获悉自己病情继续恶化、癌细胞已经扩散后,认为生命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,产生了捐献眼角膜的想法。

6月22日一大早,她在儿子邵裕华以前上学的练习本上郑重写下申请书。这是继2000年4月写下入党申请书后,她的人生第二份“申请书”。

“大家都舍不得让他再受这个罪,因为他已经承受了病痛的折磨。”陈德权妻子江雪春回忆说,陈德权把老母亲叫到病房,做她的思想工作,他对老母亲说:“妈妈,从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一天开始,我就想在医学上有所贡献,这是儿子长期以来的愿望。你就同意我捐献吧,不要让儿子带有遗憾离开这个世上。”

图片 3

在陈德权的极力劝说下,家人和亲友同意了他的想法。原本陈德权想将自己的全部器官都捐献,可由于癌细胞的侵蚀,身体器官已不太适宜捐献,最终他决定捐献出身体唯一完好的眼角膜。7月27日,陈德权在病榻上与县红十字会签署了《捐献遗体眼球志愿书》。

蔡震生和丈夫邵永刚平静地在一起,她希望相关部门能尽快帮助她办好相关捐赠手续。

8月4日深夜,陈德权感觉自己就要不行了,他昏迷苏醒后几乎是央求家人和医生,赶快手术取眼角膜。

“我是一个普通的农民,也是一位中国共产党员。自从2016年生病患有卵巢癌,社会上对我帮助人很多,当地政府每年都来慰问看望我,我有个愿望就是过世后将眼角膜无偿奉献,为我国医学教育科学研究提高疾病防治,贡献自己最后一份力量。帮助角膜病患者重获光明的遗愿,纵然自己走向黑暗,也要帮助他人找到光明。申请人:蔡震生”1975年3月,蔡震生出生在庐江县城南,那时候关于大地震的传闻,让她的名字有了浓浓的时代痕迹。2016年7月,蔡震生人生的“地震”突如其来。当时在安徽省巢湖市某商场上班的她,经常感觉右下腹部莫名地疼痛。到巢湖市人民医院一检查,发现卵巢上长有一个乒乓球大小的包块,需要尽快手术。

简短的告别仪式结束后,好几个同事低声抽泣,久久不愿离开现场。

2016年7月18日,蔡震生接受了患病后的第一次大手术,原来准备的是微创手术,进入手术室已经麻醉后,医生发现癌细胞已经转移,赶紧把邵永刚喊进手术室,商量了一下,还是把妇科、外科两个手术一起做。手术后原计划要休息一周才能下床,要强的蔡震生第五天就下了床,扶着墙锻炼走路。蔡震生说:“我就是要拼一把,看看能不能战胜病魔。”

“我和德权共事近20年,他为人正直、热情、热心,始终将医德放在第一位,针对每一位病人的病情,他都要反复权衡、论证,给予最佳的治疗方案。”曾经和陈德权同在一个办公室工作的沭阳县协和医院监事会主席、主任医师刘继文感慨,陈德权一直以“为病人服务”为己任,即使患病期间,依然坚守在工作第一线。刘继文说,陈德权临终前又委托自己,将他的医疗书籍全部捐献给医院图书馆,以便助后学者一臂之力。

2017年6月30日,蔡震生体内的癌细胞转移到大肠上,当天在省立医院进行了第二次大手术,手术从上午10时一直做到21时,除了把转移的癌细胞摘除外,还切除了18公分大肠。

江雪春告诉记者,刚刚得到消息,陈德权捐献的眼角膜已经成功帮助了两个人:一个50岁的男士,还有一位40岁的男士。“这个消息让我们感到很欣慰。”

在省立医院住院期间,蔡震生见到了太多的癌症患者,特别是一些7、8岁的小孩子,在化疗时撕心裂肺的哭叫,让她揪心不已。自己穿刺、手术、化疗时都没有哭出声来,但是她却一次次为这些孩子伤心流泪。她也第一次萌生了离世后捐献器官的想法。她悄悄地把想法告诉唯一可以倾述的人——丈夫邵永刚。想了好久,邵永刚说:“我支持你,因为你是共产党员。捐献后,你的身体虽然不完整了,但是更有意义了。”

1995年,蔡震生嫁到含山县铜闸镇太湖村东庄村民小组,2000年年初,性格开朗、善做群众工作的她当上太湖村妇女主任,从事计划生育工作,并取得很好的成绩,受到镇村干部和群众的肯定。很快,她就向村党组织提交了人生第一份申请书——入党申请书,2002年4月,她光荣地成为一名共产党员。

蔡震生患病后,铜闸镇、太湖村和她的亲戚朋友都给予无私的帮助,村里为她办理了低保,亲戚朋友为她筹集资金,给她战胜困难的勇气,让蔡震生一次次地深受感动。

然而,病魔并没有消停,反而继续肆虐。2018年下半年,癌细胞转移到肝部,饱受病痛折磨的蔡震生拒绝了医生再次手术的安排。蔡震生说:“一年一个大手术,我的身体受不了。还有就是高额的手术费用,前后花费已经快60万了。丈夫为了照顾我,几年都没有出去找事情干,如今家里负债累累,见到亲戚朋友都感觉不好意思。”

手术不想再做,但是化疗还在继续。到2019年6月下旬的这次化疗,蔡震生已经做了25次。蔡震生说:“每次化疗,短短几天时间,2次输液,还要吃84粒化疗药,我感觉意志力没有以前那么坚强了,现在真的抗不下来了。”

在蔡震生写了捐献器官的申请书后,在合肥财经学院读大三的儿子邵裕华回到家中,她把捐献的想法第一次和儿子进行了沟通。邵裕华说:“老妈,你真勇敢,也很伟大。自己身体这样了,还在想着帮助别人。”过了几天,邵裕华在给妈妈的短信中说:“妈妈,如果你的眼角膜能捐献出去,你就是离开了,说明你还活着。”

蔡震生说,刚刚生病时,自己还想捐献肝脏、肾上腺等器官,现在有用的、能捐献的只有眼角膜了。她和丈夫邵永刚希望,相关部门能主动和她联系,尽快帮助她办好相关捐赠手续,不让她最后的愿望落空。

本文由威尼斯城娱乐赌博发布于时事评论,转载请注明出处:让我最后一遍抢救病者吧,人生第二份

关键词: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